思辩竟然如此昂贵

这篇不敢写在微信公众账号上,还是发到博客上吧。

一位朋友从远方为我带来了这本许知远的《抗争者》。之前听说过许知远,以及他那本著名的《那些忧伤的年轻人》,对这位同为理工科的「年轻人」颇有好感。

许知远在这本书中记录了台湾、香港和大陆的「抗争者」,用他们的经历、谈话和自己的思考还原时代——更准确的说,是为时代做出栩栩如生的注解。时代终究是躺在记事本上的印刷线,抗争者才是跳动的字符和叛逆的标点符号。

这本书的内容会让人感到深深的绝望但又满怀希望,绝望的是在漫长和宏大的背景下抗争力量的孱弱和抗争者自身难以避免的局限与偏执,希望则是今天可见的抗争的结果,让人憧憬这些孱弱力量汇入历史长河后,能够迸发出摧枯拉朽的力量。

而于我,还会有更深的一层焦虑和悲伤,那就是我突然意识到思辩竟是一件如此昂贵的事情。

思辩不是真理本身,却是通向真理的路。真理应该是昂贵的,它不但需要人们用不断的思辩去「趋近」,还要用无数的血泪去换取,而且即使到了今天,谁也不敢说自己拉住了真理的衣角。就像我们各自描绘的叫做「民主」的标签,丘吉尔说「民主不是最好的」,同一个民主标签下长出不同颜色的花,有的衰败有的盛极一时。我们没法说他们中的哪一朵是「真理」。

但我们却可以了解它、议论它,甚至塑造和改变它,亲身参与思辩和实践。尤其是思辩,本应是非常「廉价」的,任何一个能够独立思考的个体都可以参与,倾听,思考,权衡,回应和发声,没有谁能拿到钥匙,但我们总是向前进了几步。

我说的焦虑和悲伤,就是:在这个奇妙的时代和地带,思辩是不被允许的。

这是一个他杀与自杀相结合的悲剧。

《抗争者》由于一些原因在大陆无法出版,这是一个有代表性的缩影。阅读时,会辨认出「思辩」的部分,这些思辩带着敏感而叛逆。这让我们不禁联想,或许所有的思辩在审查者看来,都是「危险的」。

思辩来自于对事物的深入理解,利弊权衡,势必要认识「恶」的一面,这是审查者所不喜欢看到的。思辩必然涉及到质疑和诘问,当找不到答案时便会发声,审查者无心、无力或由于其他原因不能、不屑或不敢面对这些问题、面对公平的讨论和好奇,所以干脆审查掉越来越多的思辩。这让本来就缺乏独立意识和自由思考能力的我们难以触碰到足够的启发,没有「参考资料」就像没有烛心的蜡烛,无法点燃。是为他杀。

另一方面,工具书和心灵鸡汤大行其道,读者的阅读品位左右市场,市场又在优胜劣汰中不断的强化无知,几轮互相激励,便形成了难以撼动的「趋势」,被「趋势」教育过的读者集结而成的群体形成的利刃随时悬在敢于对「趋势」冷漠,对「市场」冷漠的写作者脖子上头。这是比自我审查更严重的自杀行为,它来自商业机器,在当前的文化里几乎从未有过败绩。

思辩应该是「廉价」的,应该是俯仰呼吸唾手可得的。我们需要听到更多的声音,霍姆斯大法官在“艾布拉姆斯诉美国案”的异议意见中写道,「如果我们想确定一种思想是否真理,就应让它在思想市场的竞争中接受检验」,我们需要那个「思想的市场」,真正的充分竞争的市场。

我们需要争辩、指责、反省,需要独立思考。

请先给我们松绑。

3 Comments

  1. says:

    2014年05月28日 at 04:38

    谢谢文章。从小到大我都是个规规矩矩的乖孩子,真的是少有自己的思维。出国以后,眼界开阔了许多,也比以前敢想敢做,但仍然感觉到自己思维上的幼稚。

    找了半天,好像没办法买到这本书,以后想想办法看看。

  2. 小丝 says:

    2014年07月3日 at 17:47

    好吧,从小被教育听老师话、听长辈话、听父母话,这种确实扼杀了多少人的海阔天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